正文如下:

长垣起重机行业陷入困局 政府强力救赎

发布者:发布时间:【2015-12-12 14:24:36】

        7月13日,是河南克瑞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克瑞)100%收购河南华隆管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隆管业)的日子。双方从接触谈判达成协议到实施收购,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
         收购如此之快,并非只是双方意愿强烈,背后长垣县政府牵线引导也起到一定的作用。克瑞收购华隆管业,被当地政府看做继2009年起重机行业重组举措之后再启重组的标志性事件。
         在收购签字仪式上,当地政府还对外发布了起重机行业重组激励政策,其力度之大,足显作为当地经济半壁江山的起重机行业重组之紧迫。
        调查所知,长垣起重机行业再现订单萎缩、企业停产困局,这是宏观经济下行导致的结果,但是,也不能完全用宏观经济不景气来掩盖行业内存在的成长隐患。
         事实上,当地方政府再次祭出重组大旗之时,就不得不思考这一办法是否一定是行业升级、技术创新的必然之举。因为产品低端、同质化严重、附加值低等问题,不能仅仅用重组的办法来解决。
克瑞收购华隆管业
         因资金链断裂,民间借贷无力归还,成为压垮华隆管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于克瑞来说,7月13日,是一个喜庆日子。
        这一天,克瑞收购华隆管业庆典仪式在克瑞培训中心举行,当地政府领导、职能部门负责人以及省市县级金融机构,还有克瑞的供应商们到会捧场。
       把一次收购行为举办成一次庆典,对于收购方克瑞来说,是值得欢喜的。克瑞借华隆管业进入一个新的产业领域,并为其规划了清晰的成长路径。
        据介绍,克瑞是长垣县从事塔式起重机生产的龙头企业。其从事业务横跨机械装备制造、生物能源、矿山开发、电子设备、金融服务、项目咨询等多领域,集团旗下拥有10余家子公司,在国内塔式起重机领域,其成长速度及规模均居行业前列。
         但是,对于被收购方华隆管业来说,就不一定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了。
         不过,华隆管业也应该庆幸自己终于从停产中复生了,虽然主人不再是原来的主人。
         据了解,华隆管业是长垣县一家知名企业,主要生产无缝钢管等,年产能15万吨以上。“(华隆管业)在河南无缝钢管生产领域是数得着的企业。”只是这一次,其名声没有能力救下它。知情人士介绍,华隆管业停产,正因资金链断裂,民间借贷无力归还,成为压垮华隆管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致使华隆管业资金链断裂的因素中,产品销售不畅是诱因。上述知情人士介绍,其生产的普通无缝钢管主要应用在民用领域,而这一领域竞争激烈、附加值低。“克瑞收购后,将生产在石油、天然气、煤矿等领域内使用的高附加值产品,这是克瑞看好华隆管业的原因之一。”有关人士介绍。
        而克瑞将利用其布局全国的4S店网络打开市场渠道。
        在庆典仪式上,克瑞还与华北石油物资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据了解,华北石油物资公司正是克瑞为打开新产品市场签下的第一个销售合作伙伴。
        对于克瑞收购华隆管业的战略意义,克瑞总经理尚培毅表示:“克瑞对华隆管业实施并购,不但为实现克瑞既定的战略规划拓宽了道路,进一步实现了克瑞跨行业经营的战略意图,而且也突围装备制造业过度竞争的格局,为克瑞先做强再做大的战略布局打下了坚实基础。”
        突围起重机过度竞争格局,并非仅是克瑞的战略意图,也是当地政府的战略意图。这也是当地政府认为这次收购值得庆祝的内因。
        因为力推起重机行业内部、上下游之间的重组,正是当地政府经年的经济发展战略主题之一。
 
长垣起重机业再陷困局
          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订单大量萎缩,而竞争加剧、行业平均利润率过低,也使长垣起重机行业备受煎熬。               相比去年这个时间,我的订单少了一半还多,厂子只能开开停停。”7月13日,长垣县一家起重机公司老板向记者诉苦。
         距离县城南4公里处,就是全国闻名的长垣起重机工业园,这里聚集了以起重机企业为主的300多家企业。然而,这里往日的机器作业轰鸣声,现在略显沉寂。
        “至少有一部分厂子停了。据我了解,身边的几位老板的订单都在减少,甚至三四个月都没有接到过订单。不停,人工费用也受不了。”上述老板介绍,“工厂停了,工人也外出打工了。”
        订单低迷,就是大的起重机公司也不能幸免。新乡中原起重机公司一位销售人员表示:“订单大量萎缩,这是起重机行业内的普遍现象。”
        订单少,甚至没有订单,让长垣起重机行业隐藏的内部问题开始暴露,最显性的是民间借贷问题的爆发。知情人士透露,在长垣起重机公司之间,甚至起重机公司与非起重机公司之间相互担保现象普遍。
       “华隆管业停产,直至被收购的命运,就是长垣县民间借贷爆发最极端的例子,事实上,资金链断裂的起重机企业不在少数。”上述人士直言。
        对于这次市场低迷,新乡市矿山(集团)起重机有限公司一位人士表示:“这一次,要比2008年的金融危机影响还要大,还要深。”
         从采访的多位人士分析来看,长垣起重机行业遭遇困局,宏观经济下行是主因。不过,政府解决行业危机的方法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尽相同。
        在这位人士看来,金融危机期间,政府奋力救助,不少企业拿到了金融单位的融资额度,为企业生存注入了血液,也为2010年长垣起重机行业快速复苏提供了动力。这一次,企业在金融单位很难贷到款。
“      金融支持不足,再加上长垣起重机大多销往沿海港口城市,是出口型企业必需的配套设备,而国际上外需不振,国内出口受阻,使用我们门式、桥式起重机的企业就少了。”
“      事实上,由于订单减少,长垣起重机公司之间竞争加剧,行业平均利润率过低,也是长垣起重机行业备受煎熬的内因之一”。上述人士表示。内外交困,让长垣起重机又一次遭遇沉重打击。危机驱动型重组,又一次成为继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拯救起重机行业的利器,为此,长垣出台了更有力度的激励政策。再次到了政府的救赎时刻。
        长垣130多家起重机整机生产企业,配套生产企业1200多家的产业规模,占据中小吨位起重机全国市场份额的65%以上,也占据了全县经济半壁江山的支柱地位,此时,整个产业身处危情,让政府不可能撒手不管。
        在出席克瑞收购华隆管业的庆典仪式上,地方政府领导坦率地指出,“目前,我县经济正面临着产业升级和企业转型的关键时刻,这项工作能不能顺利推进,不仅关系到政府为政的成效,也关乎社会各界甚至是每个人每个家庭的切身利益。”形势之严峻,言辞之恳切,足显拯救之紧要。
重组,成为继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再一次拯救起重机行业的利器。这一次,克瑞收购华隆管业,被地方政府视为重启重组的一次标志性事件。
        2009年年初,长垣县曾经雄心勃勃地提出,要通过3年时间,将当地130多家起重机企业整合为8~10家,并制定了《长垣县起重装备制造业战略重组实施方案》、《长垣县人民政府关于振兴起重装备制造业的意见》等政策性文件,力求推动全县起重行机业的集约化、集团化发展。
        当年,河南省矿山起重机有限公司吞并两家同行,河南卫华集团收购了3家公司,新乡市矿山(集团)起重机有限公司与16家本土企业联姻和姻等,均能看到地方政府“看得见的手”在发力。
两年之后,长垣更有力度的激励重组优惠政策浮出水面。
        据了解,长垣成立了推进企业战略重组联席办公室,由县主要领导亲自挂帅。出台的相关支持重组的财税优惠配套政策尤显给力。比如,企业重组后,按2011年年底双方的企业所得税为基数,3年内每年新增的所得税(地方留成部分)按100%额度返还给企业,兼并企业土地使用税3年内按100%、80%、50%的比例返还给企业;对政府推荐的重组重点企业政策更为优惠,被兼并企业5年内土地使用税100%返还,兼并企业3年内土地使用税50%返还。同时,对企业实施技术改造、科技创新、提质创优工程,及双百人才引进制定了激励政策,力度很大,奖励额度在2000万元左右。
 
重组:最好的出路?
        简单地重组,并不能使1+1>2,走产业升级、产品升级之路,才是长垣起重机行业做强的关键。
理应承认,在行业低谷期,是推进企业重组重要的节点,一是企业估值大幅降低,二是小企业主经营意愿大幅下降,二者均成为重组的合理理由。
而重组也是地方政府的共识。
        因为,重组能够改变“小而全、散而乱”、“一业独大”的产业状态,消除企业之间同构化的产品竞争,发挥骨干企业的带动作用,可以引导中小企业与之协作配套,实施经营效率的提升。
不过,重组能够解决的课题是企业规模由小到大的问题,事实上,1+1=2的规模效应带来的企业运行效率未必有一个小企业转身灵活。
“      因为长垣的大部分起重机企业,设计图纸一样,生产流程一样,管理方式一样,销售模式一样,服务理念一样,竞争策略一样,厂容厂貌、广告宣传也一样,甚至连企业名称都近似。”仿冒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最大障碍,甚至是杀手。一家企业生产出一种新产品,如果市场销路好,大批同类企业就蜂拥而至,血拼成本,直到把利润榨干。
        严重同质化、恶性竞争、产品低端化、附加值低等问题并非一个“重组”能够解决的课题,或许这是自2009年政府启动重组至今收效不巨的成因。
当然,重组推进难还有企业控制权的博弈。
         2010年,随着宏观经济好转,长垣起重机行业之间的内部重组搁浅,其内在原因就是,起重机老板内心深处“宁当鸡头不当凤尾、怕让位、怕丢权、怕别人控股”的心态作怪。
         事实上,有业内专家并不看好长垣起重机行业内部的重组,因为不同的企业捏合到一起,纯粹的规模合并,未必能达到最优效果。大企业大集团需要企业内生性发展壮大,而非简单的并购重组。
        走产业升级、产品升级之路,才是长垣起重机行业做强的关键。
        事实上,当地政府也看到这一点,提出了产业升级的思路,走重组之路时,对企业的技术升级之路更加看重,让一批龙头企业快速实现产品差异化,突出重围。比如克瑞正是实现了从门式、桥式传统起重机跨越到塔式起重机行业的转变,并通过技术开发,迅速实现了高速增长,摆脱了在低端市场竞争的局面。
克瑞成长模式,值得地方政府思考。
 
                                                                                                                                                                来源:大河网
 
我有话说
扫二微码